<listing id="xnjbt"><ins id="xnjbt"></ins></listing>
<ins id="xnjbt"></ins>
<var id="xnjbt"><video id="xnjbt"></video></var>
<var id="xnjbt"></var>
<var id="xnjbt"></var>
<var id="xnjbt"><video id="xnjbt"></video></var>
<ins id="xnjbt"><span id="xnjbt"><menuitem id="xnjbt"></menuitem></span></ins>
<cite id="xnjbt"><video id="xnjbt"></video></cite>
<cite id="xnjbt"></cite>
<var id="xnjbt"><strike id="xnjbt"><progress id="xnjbt"></progress></strike></var>
<var id="xnjbt"></var><cite id="xnjbt"></cite>
<var id="xnjbt"><video id="xnjbt"></video></var>

復旦大學徐光啟 - 利瑪竇文明對話研究中心學術主任Beno?t VERMANDER:跨文化交流可以促進相互進化

2019-12-08 21:51:16

1彩登錄 http://www.678cfdh.cn

原標題:復旦大學徐光啟 - 利瑪竇文明對話研究中心學術主任Beno?t VERMANDER:跨文化交流可以促進相互進化

“有意義的交流要求我們所有人永遠拓寬與他人真是邂逅的空間,這樣我們就可以以我們從未想象過的方式來相互進化,來推動彼此的成長?!?2月8日,復旦大學徐光啟 -?利瑪竇文明對話研究中心學術主任Beno?t VERMANDER(魏明德)在“三亞財經國際論壇——全球格局變化下的應對與抉擇”上表示。

復旦大學徐光啟 -?利瑪竇文明對話研究中心學術主任 Beno?t VERMANDER(魏明德)

Beno?t VERMANDER指出,文化在交流過程中,會出現一種相互的替代,并在一定程度上分享情感和記憶。這種相互替代和分享會轉化、創造、傳遞意思和意義,而這種文化在流動和循環時,我們的文化、世界觀和信仰會通過其他文化、世界觀和信仰所提供的解釋資源進行重構。

Beno?t VERMANDER表示,隨著文化、世界觀的不斷重塑,定義他們的東西從來沒有被認為是理所當然的,而是在整個交流式的環節中被發現和挑戰,也是在這種交流式對話中,我們發明了經過全球化解釋過程的本地化解決方案。我們共同挑戰的解決方案是,將保持本地化和實質上的不同。

以下為Beno?t VERMANDER發言實錄:

董強:大家都知道,今天涉及到的傳統文化和現代活力的問題,中國的傳統文化在跟西方文化撞擊當中產生了一種現代的需求,在談到中西方交流的時候,經常會提到一個人就是利瑪竇,利瑪竇在中國找到一個非常好的指引就叫徐光啟,徐光啟和利瑪竇兩個人的相遇,改變了中國當時知識界的很多現象,從某種程度上,把中國當時已經進帶向了近代,今天非常高興請到了一位來自法國的朋友魏明德教授,有請這位友人。

Beno?t VERMANDER:大家下午好!在我的這篇文章當中,我的目標是給大家描繪這樣一個過程,通過這樣的一個過程,可以幫助我們激發真正的創造力,同時培養一種人道發展模式,這種模式可以加強多元化,寬容,社區建設,我們總是自發的希望生活在有意義的邂逅當中,我們所追求的體驗指的是一系列的感覺和感知。首先,在整個交流的過程中,會有一種韻味在發展,這種愉悅可能是來自我們之間的交談,語言的碰撞,異國的情調,我們的發現和友誼。

交流雙方都承認,在這樣的交流過程當中,出現了一種相互的替代,比如觀點的拓展,觀點的改變和偏見的改變,并在一定程度上分享情感和記憶,不管是個人的還是集體的。關系會轉化創造傳遞意思意義,而意思意義被視為對文本或事件的感知、評價和解釋,最終為了實現共同的目標,一種有意義的關系從共享的項目當中和實際的合作當中發展,或演變成共享的項目和實際的合作??缥幕涣鳟斨谐霈F意義與發現共性有關。我們發現,這種共性通常并不是積極的,而是消極的,它涉及到我們分享我們所面臨的危機和挑戰,比如我們發現全球化,首先是危機和挑戰的全球化,意味著不僅通過語言,而且通過分享經驗發現森林砍伐、自然資源浪費、移民傳播模式危機、生命科持續性危機,是我們人類共同面臨的挑戰。我們首先分享的是一種緊迫感和混亂感。

該過程的第二個階段是,我們重新認識到為應對這些挑戰而調動和可能調動的各種文化資源,如果我們確實面臨共同的問題和危機,那么植根于道教、佛教、伊斯蘭教和基督教的世界觀之間,或者儒家、非洲,或者歐洲社會的核心價值觀之間,確實仍然存在著巨大的差異,而且往往是相互矛盾的,差異性很大。

關于生活本身,關于與自然和與他人的關系,關于討論和評估的過程,我們的基本知覺,邏輯方法,根深蒂固的行為規范是多樣的,甚至是矛盾的,此外我們的文化傳統植根于彼此沖突的歷史記憶中,同時發現我們各自之間的差異,可能是令人興奮的,也是極其令人困惑的。

意義是來自于差異性,我們會思考什么讓我們交融在一起,什么又讓我們彼此分離,這是進行戰略選擇的地方,在我們看來,當我們決定把豐富多樣的文化資源作為工具箱,使我們能夠重新詮釋自己的傳統和文化時,這種意義會繼續流動和循環,我們的文化、世界觀和信仰正在通過其他文化、世界觀和信仰所提供的解釋資源進行重構,這一現象同時發生在所有交流的參與者身上,從這個角度來看,所有的文化、世界觀都在不斷地重塑,定義他們的東西從來沒有被認為是理所當然的,而在整個交流式的環節當中被發現和挑戰,因此我們身份的核心從來不是在我們身后,而是超越我們,它與另外一個同樣受到挑戰和重塑的另一個身份有關,我們進行對話,以便通過對方的智慧、靈感和傳統來交叉詮釋我們自己的傳統,通過這個過程,我們發明了經過全球化解釋過程的本地化解決方案。

與此同時,這種不斷演變的文化信條和世界觀的沖突不會導致混亂和混淆,它會定義一個人的核心價值觀,盡管人們的身份是可移動的,可改變的,但他們仍然是離散的,我們共同挑戰的解決方案將保持本地化和實質上的不同。在不同的地方,解決方案都是不同,然而在整個的解釋過程中,這些特定的解決方案將以傳統理解一個人的文化和身份所建議的解決方案有很大不同,從一個人的文化到另外一個人的解決方案將被解釋為一系列的態度。蘇格拉底、孔子、蘇格拉底、印度圣人幾乎在同一時間塑造了他們各自的文化,孔子、老子、蘇格拉底、印度圣人都坐在自己的樹下,現在的問題是在一棵樹的陰影下得到啟迪,而這棵樹是在不同的氣候條件下成長起來的,他們最初的問題仍然有待解決,在他們所有人的旅行過程當中,他們之間的互動將會是縱橫交錯的,在文藝復興時期的歐洲,建造了一座記憶宮殿,你很難進入這個倉庫,走過設計的建筑各個場所,你能夠在存儲它的問題找到一組與數據相關聯的圖像,圖像的顯著特征是能夠幫你記憶它的一些決定性因素。對于我們希望記住的一切,利瑪竇在向中國人介紹這種方法是寫道,我們應該提供一種圖像,給每一個圖像分配一個位置,可以讓他待在那個位置上,直到我們準備好,通過記憶把它記憶起來。

有趣的是利瑪竇建立虛擬的記憶宮殿,至少是半虛擬的,而不是遵循現有的模式,他說通過這種方式宮殿可以隨意擴建,而依靠一個人非常熟悉的東西,將會限制未來地點的擴建和隨后的存儲空間。這個比喻可能是一個比較恰當的比喻,用來形容我們的身份不斷擴大,我們的敏感度不斷提高,進入一種新的文化對話模式,需要我們的認可。有意義的交流要求我們所有人永遠拓寬與他人真是邂逅的空間,這樣我們就可以以我們從未想象過的方式來相互進化,來推動彼此的成長。人和人之間需要進行邂逅,需要進行有意義的交流,需要不斷地拓寬與他人邂逅的空間。

“三亞財經國際論壇——全球格局變化下的應對與抉擇”由《財經》雜志、財經網、財經智庫聯合主辦,于12月6日-10日在海南三亞舉行。

(嘉賓觀點據現場發言整理,未經發言人本人確認)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2020 平江信息港版權所有
南昌11选5